哈尔滨街头漫天小飞虫 专家:别穿黄衣服

2017-09-20 08:13:00 新闻夜航 分享
参与

  “小咬”直“糊脸” 大家很苦恼

  这几天,走在哈尔滨街头的人们,都变成了一个个招财猫,必须不停地摆手才能继续前进,这可苦了路上遛活的出租车司机,也不知被这假动作骗了多少次。

  公园里练歌的老人也好不到哪去,时不时就要清理一下小号内部,生怕哪个高音就把虫子吸到肚子里去。就连出来玩耍的小狗也是满肚子苦水。人家本来是纯种雪橇犬,怎么出去一趟就变成了斑点狗呢。

  睁眼睛会进眼睛里,吸气会进鼻孔里,有时候说话都会飞进嘴里。从大街小巷到小区民宅再到休闲广场,这些飞虫聚集在一起,封锁了人们的每一条必经之路。

  任你是抹着粉底的少女,还是彪形大汉,见到这些飞虫,也只能戴上口罩,或是蒙住脑袋快走几步,绝对不想跟它硬碰硬。遇到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,原本漫无目的的飞虫,一下子就找到了目标。

前方高能,密集恐惧症者注意回避!

记者当场做个实验

  黄手帕瞬间布满小飞虫

  记者在哈尔滨千山路的一个小公园里做了个小实验,拿着一个黄色的手帕,放在灌木丛上。跟大道上相比,这里的小飞虫是更集中一些。

  黄色手帕上的飞虫,从几只到几十只,只用了几秒钟。当上面的飞虫变成几百只时,两位记者已经没空看表,而是在寻找丢掉手帕的垃圾桶了。

  虫族来袭 侵扰各地

  不只是在哈尔滨,大庆一辆黄色的校车前侧,附着着无数这样的小飞虫,看样子是准备搭车上学。

  齐齐哈尔小区里的健身器材也没好到哪去,因为漆成黄色的缘故,把手,座椅,都被这些爱好健身的飞虫占领了。

  明水的环卫工人身穿的安全背心,本来是为了帮他们在马路上起到警示作用,这下成了飞虫们的集合号。专家说这其实不是小咬

  东北林业大学的迟德富教授介绍说,这些飞虫并不是大家常说的小咬,而是一种叫做蚜虫的昆虫,学名同翅目蚜科的有翅蚜虫。跟小咬相比,蚜虫体型更大。

  迟德富教授说,家里挡蚊子的纱窗是挡不住小咬的,小咬可以透过纱窗钻到房间里头去,但现在满天飞的蚜虫却因为体型大,所以钻不过去纱窗网。不仅如此,二者还有一个显著区别,小咬会咬人,而且咬人之后,留下一个红点伤口,不容易愈合,还痒挺长时间。但蚜虫不咬人。

  蚜虫具有趋黄性,喜欢附在泛黄颜色鲜艳的物体上。农业上也经常利用蚜虫的这个特性,使用粘板防治蚜虫。实际上,蚜虫年年都有,只不过有的年头风大雨多,气温较低,跟市民相遇的机会不大。今年气温条件合适,迁飞繁殖的蚜虫就比较多。

  飞机撒药消灭小飞虫?假的!

  跟随大规模的蚜虫一起出现的,还有微信上的谣言。有人就传言说,“为了消灭小飞虫,将使用飞机大规模洒药。”而实际上,园林部门并没有这样的计划,通过飞机洒农药消灭蚜虫,方法本身也不高明。

  迟德富教授说,蚜虫在树叶的正面数量会很少,背面数量却更多。如果用飞机喷农药,只能洒到树叶的上边,也不会把蚜虫都消灭干净。而且所有的农药对人和其他生物都有害,从人身安全考虑,也不会大面积喷洒农药。蚜虫只在这个阶段出现,再冷一冷,下两场霜之后,肯定就没了。

  想躲它 出门别穿黄色衣服

  “小咬”喜欢浅色的衣服,尤其是黄色衣服,在户外活动时,用衣物把自己防护好。出门戴上口罩、墨镜、帽子、围巾等,并在出门前喷点花露水之类的驱虫剂。

  钻进眼 快用清水冲洗

  如果“小咬”钻进眼睛里,可用清水冲洗;如果钻进耳朵的话,最好不要着急乱掏,可以用棉球轻轻粘出;如果入耳较深的话,建议及时就医,找医生帮忙。

责编:曲芮佳
优游